用爱发电能走多远?LibreOffice 的 “自由”之困

文章正文
2020-07-23 12:28

7 月初,开源办公套件 LibreOffice 在 7.0 RC 中加入了商业化的探索,遭到了社区内部的抗议。负责管理该项目的非营利组织 TDF 发表声明道出了事件的原委,却也暴露出该项目目前在运维方面陷入的窘境。一个单纯用爱发电的开源项目能走多远呢?

自由之名

上世纪 90 年代,来自德国的高中生 Marco Börries 为了在个人电脑上编辑自己的毕业论文,开发了一款名为 StarWriter 的文档编辑软件,并在之后成立 Star Division 公司来管理该项目。1999 年,Sun Microsystems 以 735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Star Division,并将 StarWriter 改名为 OpenOffice ,以开源的形式发布了该软件的代码。于是,一款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下载的办公套件就此诞生。

在此后将近 10 年的时间里,该软件都在 Sun 的管理下,从 1.0 版开发到 3.2 版,从 LGPL 和 Sun 工业标准软件许可证(SISSL)双重许可到纯 LGPL 许可,OpenOffice 变得越来越开放和自由。直到 2009 年,专有软件巨鳄 Oracle 收购 Sun Microsystems,人们担心 OpenOffice 在 Oracle 手中会变得封闭与商业化,于是非营利组织 The Document Foundation(TDF) 分叉了该项目,并于 2010 年将其命名为 LibreOffice,旨在让该软件永远保持自由与开放。

尽管 Oracle 在 2011 年决定将 OpenOffice 移交给 ASF,使其重回中立阵营,但此时的 LibreOffice 在新的独立社区领导下,已经聚集了超过 95% 的前 OpenOffice 社区成员。在他们的支持下,被冠以自由之名的 LibreOffice 在开源社区中不断发展、完善和繁荣。

只用爱难以发电

当一个开源项目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其开发、维护和日常运营就需要资金的支持,同时也会有企业级用户想要参与进来。这个时候,TDF 遇到了一个所有大型开源项目管理者都会遇到的难题:随着开源软件的用户不断增长,为它的开发提供资金的正确商业模型是什么?

起初,LibreOffice 得到了很多企业级用户的支持,这些公司直接向 TDF 提供资金或人力以赞助项目日常的运营。尽管还有一部分贡献来自社区志愿者和个人用户的爱心捐赠,但来自公司的赞助资源占比超过一半。其中,对源代码的贡献中约有 68% 来自商业公司。

TDF 营销负责人 Vignoli 列出的数据显示,从 2010 年到 2014 年,在 LibreOffice 项目中工作的全职员工数量为 60 多人,其中有来自 SUSE 的开发人员 15 名,来自 Red Hat 的开发人员 5 名,来自 Canonical 的开发人员 1 名,来自德国慕尼黑的开发人员 7 名,以及来自其他不同公司的开发人员约 40 名。

但现在,其中的许多人已经退出了该项目的开发或逐渐减少了他们的代码贡献,总共留下了大约 40 名开发人员,其中有 25 名来自基于 LibreOffice 提供在线服务的英国初创公司 Collabora,7 名来自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文件管理公司 CIB(同样基于 LibreOffice 提供商业服务)。而这 32 名开发者都是从自己所属的公司那里获得薪水以支持开发 LibreOffice,因为他们的公司都在基于 LibreOffice 提供商业服务。而真正不计报酬地为 LO 无偿贡献代码的开发者只有寥寥数人,且力量有限。

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 Collabora 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 Michael Meeks 表示,尽管他的公司为 LibreOffice 贡献了大部分全职开发人员,但他仍然认为 “ TDF 现有的运营模式将使 LibreOffice 的生态系统被彻底破坏。”

Meeks 本身也是一位开源专家,他曾在 GNOME,OpenOffice 和其他著名开源项目中工作。Meeks 认为 “ LibreOffice 正面临严重风险”,且该风险并不在项目本身,而是在于管理它的 TDF。Meeks 说:“ TDF 的银行存款约为 150 万欧元,但令外界感到惊奇的是,TDF 并不能使用这笔钱雇用开发者来支持 LibreOffice 后续的开发。”

CIB 公司的IT主管 Thorsten Behrens 也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他与 Meeks 的观点一致,并补充说:“管理 LibreOffice 的 TDF 是一个慈善机构,它在德国法律上不具备从事软件开发业务的资质,因此它不能把这笔钱用来雇用开发人员,因为那样做会与商业软件公司产生不当竞争,并使其慈善组织的地位遭到质疑。”

正是因为德国法律上的严苛规定,使得 TDF 虽然获得了来自社会的捐款,但他们却不能用这笔钱展开相关的开发工作,导致 LibreOffice 的开发工作反而减少了。这也意味着,通过商业版付费来为 LibreOffice 项目筹款可能比向 TDF 捐款更有效。这才有了 TDF 在 LibreOffice 7.0 RC 中引入的商业化尝试,以及后续带来的一系列争议。

若没有付费开发人员,LibreOffice 能否成功?

若开源项目没有付费开发人员,还能否取得成功?Behrens 指出,目前在 ASF 旗下的 OpenOffice 就是一个例子。他说:“虽然项目仍然可以延续,就像 OpenOffice 一样,但现在他们每两年才会发布一个新版本,这就导致了 OpenOffice 的大部分用户都转而使用迭代更快的 LibreOffice 了。但如果 LibreOffice 再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最终也将像 OpenOffice 一样。”

Behrens 认为,在云时代,互联网行业的技术栈发展非常快,两年的时间对于一个软件的生命周期来说,可能意味着技术栈的迭代已经赶不上时代的步伐。当然,要想实现软件的快速迭代,就需要资金。Behrens 说:“软件已经完成并且只需要维护的想法是一个谬论。除了桌面版的 LO 以外,在线上还有 LibreOffice Online,此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移动端 LO 应用,开发这些相关项目的大部分资金都是由 Collabora 公司承担的。这就是问题所在 —— 我们需要筹集资金以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恶性循环

问题又回到了资金上。前面提到,目前 LibreOffice 面临的困境是维护资金的匮乏。一方面是来自社会的捐赠将直接归到非营利组织 TDF 的账下,但 TDF 却受制于德国法律,无法将这笔钱用于软件开发;另一方面,对 LibreOffice 贡献过半的商业公司正逐渐退出。目前来看,导致后者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归咎于 TDF “失败的运营模式”。

按理说,作为 LibreOffice 项目的管理者,TDF 在其官网上推广 LibreOffice 的在线云版本,吸引更多的用户本没有任何过错。但如此一来,像 Collabora 或 CIB 这样基于 LibreOffice 提供在线商业服务的公司利益就会受到影响 。Behrens 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这将使我们的一些收入减少。特别是因为在线 LibreOffice 是我们这些商业公司最赚钱的业务。”

Meeks 表示,TDF 采取的推广策略反而在破坏 LibreOffice 的商业生态,“企业在没有任何支持和服务的情况下部署 LibreOffice,它们通常会遇到一些小问题,例如无法使用的文档,文件兼容性差等等。一年左右的时间后,他们就会说 LibreOffice 简直是垃圾,然后将其彻底抛弃。但如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帮助他们正确地进行了迁移和培训,那么结果将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TDF 目前采取的运营模式,不仅损害了合作商业公司的利益,也影响了项目自身的口碑,整体陷入了一个恶性的循环。

自由≠免费

造成这一恶性循环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来源于 TDF 早期对于 “Free Software” 的定位。TDF 成立之初就在法律上定性为非营利组织,为了避免 OpenOffice 商业化而分支出 LibreOffice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款开源办公套件 “永远保持自由和免费”。可自由软件真的就一定要完全免费吗?

Meeks 说:“ 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具有 ‘免费提供(free)’ 的不幸内涵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多年来都致力于解释这一切都是关于 ‘自由(Libre)’ 的,而不是 ‘免费(Free)’ 的。相反,虽然 LibreOffice 中包含 ‘自由(Libre)’ 一词,但不幸的是,在该项目的章程中,‘免费提供’ 却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客观来说,当一个开源项目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产生围绕该项目的一系列商业生态,若项目管理者一味地强调 “完全免费” ,强行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而拒绝商业化,这对一个已经具有一定规模的开源项目来说反而是不利的,其带来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项目发展的停滞。可以说,TDF 与 LibreOffice 陷入的运营困局,正是被 “自由 = 免费” 的错误观念束缚所致。

成功的开源商业模式

结合历史来看,很多成功的开源项目几乎都离不开成功的商业模式,以及相关开源商业公司的参与。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一些成功的案例。

Meeks 认为,解决 LibreOffice 商业矛盾的方案很简单:“区别营销,告诉人们这是个人使用的版本,这是企业使用的版本。”

这是一套源自 Red Hat 的成功法则。Red Hat 拥有 RHEL(企业发行版)、Fedora(社区测试版) 和 CentOS(社区稳定版) 三种版本的 Linux 发行版产品,充分满足了不同用户群体的需求,形成了健康的商业生态闭环。对于 LibreOffice 而言,这种商业模式在社区中也已经被用户所提及,很多人认为只要免费版本的功能与商业版相同,那么这种模式是可以接受的。Red Hat 的商业模式也让人们意识到,真正的自由软件或许并不是完全免费的软件,而应该是可供人们自由选择的软件。

也有用户认为,既然德国法律不允许身为非营利组织的 TDF 使用资金进行软件开发,那么 TDF 可以学习 Mozilla 基金会的做法 —— 索性成立一家商业公司,同时吸收商业公司开发者和志愿开发者提交的代码。对于志愿者,他们还可以效仿 Google 的 Chromium 为开发者设立赏金计划,想要赚钱的志愿者可以浏览列表,看看他们可以解决哪些问题。所有的这一切需要的只是来自 TDF 的几个人来设立完整的赏金机制和审核问题列表(因为并非所有问题都符合领取赏金的条件),这将使社区的开发工作保持活跃。

TDF 营销负责人 Vignoli 表示,Collabora 和 CIB 两家公司的意见对 TDF 来说非常及时,同时也是 TDF 为 LibreOffice 制定新的营销战略计划的原因,该计划主要侧重于 TDF 与外界的沟通方式。“目前有关这一战略的讨论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并将为今后的几年打下坚实的基础。”

“ 在一个健康的商业模式下,我相信 LibreOffice 一定会变得更加自由,同时也将走得更远。”

文章评论